102/01/12去禮儀公司踩地(完結篇)

這個陣法需要神尊坐鎮,地母至尊因此賜坐在場外中營前,雨勢時而大時而小,地母至尊的衣裳都淋濕了,雨滴也不時從頭髮滑落到額頭、臉頰、下巴,潘爐主要常常拿著地母專用的毛巾(頭褥)幫祂修面(擦拭神尊臉頰的汗水雨水稱為「修面」),在我們和地母聊天的同時,地母一邊回答我們的提問,一邊監督著陣法的進度,包括雨勢風勢的大小都是在祂佈局掌控的範疇之中,地母經中有云:天上一點甘露水,地上田苗五谷生,雖然下的是好雨,還是地母骨體精,龍藏千里不離母,風雲還是地母生,母不與龍起風雲,看龍何處有雨行……,在每一次的地母大法施行之時,所有的工作人員感受最為深刻。

就在副主委跟地母報告蓮花剩下20朵左右時,此時的雨勢稍有停歇了,但風勢卻越晚越大,天色越來越暗越發覺得冷風入骨,「大家加油!再一下下就結束了!」副主委一邊給大家信心喊話,一邊手上的工作不曾停歇。

這裡把握機會向地母請教的對話也持續著:

主委:「母啊!我們台灣很有福報對不對?」

地母:『對!』

主委:「台灣的宮廟特別多,像中國大陸經過文化大革命就很少看到宮廟了。」

地母:『對啊!因為那邊被破壞得太多了。可是為什麼會被破壞?他們有沒有想過?為什麼那些宮廟都會被人來破壞?就是派系太多了啊!有些派系不能燒金,你去翻古書看只要是有燒金的派系的宮廟比較不會倒。沒有燒的派系馬上倒。道,是先入宇宙之後才衍生佛教,然後才衍生出外國教,道,在哪個地方看得到?你看看每個地方土生的人(原住民),他們是不是都會燒東西?燒天然的東西,就是宇宙的「道」(道法自然),他們還保留這個習俗。為什麼地母我可以厲害的用萬物來作法?就是這樣,萬物上都有靈,這每一分煙都是法啊!』

主委:「就是一物剋一物,相生相剋。」

地母:『對!你看最原始的人(原始部落的人),到現在做什麼(慶典活動)中間都會燒東西,只要有燒金紙的宗教,絕對不會被人破壞,除非是現代年輕人不肯學。台灣人太好命了,所以為什麼我一直急著要做?我要發揚很多東西出去,讓「淳樸」「平凡」再回歸到人性裡面,這真的很重要,人性的本位都不見了,所以現在才是由天在收人啊!』

主委:「有句話說「人心不足,蛇吞象」。」

地母:『你們看哪一間宮廟神尊起駕會坐在雨中這麼久?還一邊監督大家一邊跟你們講道理的?這就是負責。』

呂委員:「很少啦!至少我走過這麼多宮廟,不曾看過,就像我第一次來歸寧宮問事,地母就開給我108張符令,我想怎麼開這麼多張?嚇了我一跳,咱歸寧宮地母做事情就是謹慎啦!」

地母:『嗯()!所以要找一個這樣子乩身的體,很不好找,我說的60甲子,真的不是騙你們的。』

主委:「每一代每一代地母都會有啊!」

地母:『但是你看,真正辦大法就是我親自下來啊!你看第十五地母來啦!祂這麼幼秀又這麼愛漂亮,祂怎麼能淋雨?第五地母更愛漂亮,等一下又叫你要化妝囉!怎麼有辦法法器一直拿在手上?第八地母來啪啪啪三兩下就做好了,所以還是要我老人家出面啊!』

地母轉頭看QQ:『不然我乩身女兒昨天怎麼說她不要洗澡?反正等下我退駕她還是一身濕答答,因為我兩三天之前就帶她來巡過了。()(小葉師姐跟我說阿貴師姐沒洗澡,地母也知道呵呵呵)

主委:「現在的人都要入世修行,要進入社會中修行,跟以前古時候在山上修行有沒有一樣?」

地母:『不同不同,入世修行比較困難,五光十色的(誘惑)太多了,入山修行比較簡單,只要祀奉好神尊就可以了。』

QQ拿著紙箱去補充金紙的時候,再回原位時,地母開示,突然變成男人女人的話題,至於如何開頭的,前面沒有錄到,只錄到:

地母:『千萬不要讓男人替女人洗內衣褲、倒廁所的垃圾,男人的運氣都被破壞了。現代人的做法,把天地都顛倒了,講什麼男女平等,男人也要幫忙做家事……男人是可以做家事,可以做客廳的事、廚房的事,譬如拖地板、洗碗這些都可以做。總歸一句,男人不要接觸家中污穢的東西,尤其是女人的內衣褲和廁所的垃圾,把男人的運氣都破壞了還不知道,你是要你老公何時才能出頭天?』

呵呵,這個話題好犀利,不少師兄暗暗鼓掌叫好,王師兄順勢跟地母說:「我聽老一輩的說,老婆要睡靠近門邊,要讓老公睡裡面,老婆早起煮早餐的時候才不會吵醒要外出工作賺錢的老公,要體貼老公辛苦讓他睡晚一點。」

地母:『對啊!你們現代人講什麼男女平等,男人與女人天生就不可能平等,男人要有男人的樣子,女人要有女人的樣子,古早傳下來的規矩是有他一定的道理的。要你們老公好,就要聽我教你們的去做哉麼?』在場的每一位師姐都受教了,女人是地,就是要學習地母的精神,謙卑、包容。看來,我們要學習的還非常多呢!

副主委跟地母報告蓮花還剩下十幾朵,地母指示將大門兩條柱子的蓮花點燃,並且指示要桌頭可以請神了,有請關聖帝君與玄天上帝降駕收兵。接著地母也起身往內五營走去,並交代事主該注意的事項,並指示桌頭一些事情,就退駕了,此時是下午5點。從早上1010分起駕到下午5點,阿貴師姐的身體在雨中淋了67個小時的雨,退駕後的她,看起來精神還不錯,地母真的有保佑ㄋㄟ。

關聖帝君很快的便起駕了,祂把內五營外五營都巡視,並指示內外五營的蓮花何時燒化。玄天上帝起駕後,也一樣一個營一個營的巡視,手上的玄天令旗不時在五營盆上揮動,兩尊神尊一如每一次的收兵一樣,操寶,滴滴鮮血就從乩身的身體沁出,在雨中摻著雨水染紅了整個背……武將神尊操乩的辛苦,不是一般人能體會的,雖然乩身師兄醒了之後,都說傷口不會痛並且好的很快,但是這些畫面,每一次看都覺得怵目驚心。

約莫520分,關聖帝君與玄天上帝都收兵完成,同樣的交代桌頭最後注意事項之後,就陸續退駕了。事主按照地母的指示,把轉運金等等金紙在廣場做最後的燒化,雨又落下來了。神尊的桌頭和護法在收拾神尊物品,其他的人有的在廣場幫忙化金,有的將環境打掃整理。天色越來越暗,視線不佳很難做事,康康師兄開來一輛車,把車燈打開當做照明。禮儀公司的員工拿了中午買來的麵包發給大家,說真的,現在還真的感覺到餓了,從早上忙到現在,大家都還沒吃飯,餓著肚子做事,聽說有的人連早餐都沒有吃ㄟ,這麵包的滋味真是美味啊!初一十五有吃素的陳師兄與潘爐主看大家吃的高興,卻只有乾瞪眼的份~~

跟著地母做事,要耐操耐餓耐冷耐熱,帝君的乩身陳師兄還說:「做地母帝君的乩身,跟著地母帝君做事,真的是水裡來火裡去,真的很厲害。」5點半神尊起駕用的物品上車後,QQ就坐上原車回宮了。一上車,豆大的雨滴嘩啦嘩啦打在車窗上,大法結束,又下起了大雨,屢試不爽喔!

大夥兒陸續回到宮裡,跟歸寧宮地母與眾神尊上過香之後,先收拾物品,再洗手吃飯。

感恩留在宮裡犒軍的前爐主張師姐,她將下午犒軍所煮的菜,又熱過,大家圍著圓桌吃飯,今天的第一口香噴噴的白飯,好香喔!淋了一天的雨吹了一下午的風,現在可以喝著熱熱的雞湯,感覺真是幸福。

感謝地母至尊今日的教誨,我們受益良多,感恩沒有讓QQ的相機被雨淋壞,還可以記錄這些對話內容,完整的呈獻在大家面前。

這就是歸寧宮地母至尊帶領大家外出踩地的點滴,很辛苦吧!但是從頭到尾,沒有一個人喊苦喔!因為能做就是福,恭喜大家又通過了一項考驗,大家是最棒的!

(全文完)

 

102/01/12去禮儀公司踩地照片:

http://www.facebook.com/media/set/?set=a.495042617197921.135160.100000765613087&type=3

19
人次瀏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