乩身的煩惱與考驗

 

101/11/18()
今天早上8點開志工會議,到10點半還沒甚麼人報名問事,溫師姐煮好中餐招呼大家吃中餐。
看阿貴師姐都沒來吃,一直摺蓮花,於是請臻臻(阿貴師姐乾女兒的女兒)拿一片餅乾給阿嬤吃,阿貴師姐把餅乾拿在手上還是沒吃,真怕她會血糖低暈倒@@


我問小葉師姐,阿貴怎麼都不吃?
小葉師姐說,地母應該來了,在等大家吃飽才起駕吧!
我也是這樣想,覺得阿貴師姐好辛苦啊!早上也沒吃,中午聞著香噴噴的飯菜香卻要忍著不吃,只因等會兒地母就要起駕辦事了。


曾經聽地母說過:『乩身的體在起駕時要很清淨,所以我乩身女兒起駕前很少吃東西,起駕時身體才不會不舒服。』(有的乩身師兄姐在起駕前一直乾嘔或是真的嘔吐,就是神尊在清乩身的體)

當乩身,真的好辛苦啊!而這只是其中的一項而已。

在開志工會議之時,阿貴師姐分享了自己前幾天發生的事,她說有兩天的時間,一股腦兒的負面的情緒通通來……不想當乩身,想自殺,想離開歸寧宮,想逃避一切,情緒整個盪到谷底,不可自拔的就是一直哭還厭食拒食沒辦法吃東西,就像是發瘋一樣的哭,到了第二天,小葉師姐實在看不下去開口罵:「你不是跟你兒子打勾勾嗎?你忘記你跟兒子約定每天都要過得很充實嗎?你看看你現在是甚麼死樣子,天有塌下來嗎?你這兩天有做甚麼很充實的事嗎?……

阿貴師姐才突然清醒:「對啊!我在幹嘛?已經渾渾噩噩浪費了一天半在哭泣了,我忘記我跟我兒子的約定了。然後,神奇的是,一下子我就好了,這種喜悅不知道該怎麼形容,有在吃憂鬱症藥物的人都知道,只要一天不吃就會很糟糕,這一次,我沒有去看醫師,兩天的時間就克服了,真的太高興了。說真的,網路上怎麼指名道姓的說我怎麼樣又怎麼樣,並不是我這次發病的原因,因為那些根本他們怎麼寫,我都不在乎,我唯一在乎的是他們寫出我的全名,我從小就不喜歡我的名字,那個珠字,菜市場名好難聽啊!他們把全名寫出來這一點我不喜歡,其他的,我沒做,他們寫得越多,我們會越好,所以隨便他們怎麼寫。」

此時,溫師姐跳出來說:「我插個話,我也一樣,這個星期一直想自殺,我也是乩身,你們不知道,乩身的苦比你們一般人辛苦好幾倍,你們一般人只要接受生活中的考驗,我們乩身還要接受神尊的考驗。就像這一次,我沒事啊!可是莫名其妙的,突然想自殺,我一樣是熬過來了,所以你們不要面對困難就逃避,我們乩身都走得過來,你們一樣也可以的。」

到了傍晚,在廚房準備晚餐時,我與溫師姐一同洗菜備料,溫師姐告訴QQ:「我前幾天真的不想活了,我人都站在窗戶旁了,心想跳下去就結束了,可是,我心裡卻有疑問;為什麼我要跳樓自殺呢?可是身體怎麼不能控制?我跳下去我的孩子怎麼辦?我爸爸怎麼辦?然後一下子就清醒了。」

QQ:「怎麼會這樣?」

溫師姐:「帝君說,會訓我的體的神明五路財神,一面是神一面是魔,所以除了神尊會考驗我,魔也會來考我,這次就是魔考吧!莫名其妙沒有理由的想自殺,想都想不透。」(溫師姐是觀音菩薩與五路財神的乩身,起駕時,會有六尊神明輪流降駕起乩訓體)

98年到歸寧宮,98510日成立歸寧宮部落格,莫名其妙的成為歸寧宮部落格格主,QQ就一直想把乩身的心路歷程記錄下來,請問過阿貴師姐,她總是謙虛的說沒甚麼好寫的。QQ特地開了一個文章分類:天命篇,都是記錄身為乩身自身的經歷與感想。並不是想對乩身歌功頌德說他們有多麼的偉大,或是寫他們有多麼的苦。只是希望藉此讓大家對於乩身修道之路有一些些的瞭解。

修行路有百百條,他們卻選了一條最辛苦最荊棘的路走。

就算地母與帝君都曾說過,『會當乩身,是欠眾人欠神明的,有欠就要還,當乩身還的比較快。』『這一世會當乩身,都是投胎之前自己答應神尊的,是自己選擇的。』可還是每一個乩身都會有的疑問?為什麼是我?我怎麼會是乩身?心理無法接受,抗拒逃避,才會遭遇親情考,婚姻考,愛情考,友情考,財考,工作(事業)考,身體考一連串人生的種種考驗,考得遍體麟傷,最後不得不屈服。帝君曾說過:『有一種比較常見的情形是,會在此世身為乩身,就是此元靈在天上的時候,本身就是神尊的護法或是將軍(神尊麾下),因為犯了錯,被打下凡塵投胎幾世,經歷過人生種種酸甜苦辣之後,在此世成為神尊的乩身,做得好修得圓滿,就不用再下來凡塵了。』(這只是其中一種狀況,並非每個乩身都是如此)

至於天命之說,地母曾經說過,一個老人家,從年輕到老,一輩子將這個家庭照顧好,做個賢妻良母,對公婆孝順,對兄弟姊妹友愛、妯娌之間相處愉快一輩子善盡媳婦的責任,這也盡她的天命。不是只有幫神明做事的人才帶有天命的。

地母至尊與關聖帝君都說過:

每一個人都有帶天命而來,只是每一個人所領的任務,所要學習的功課不同,既然有任務有功課就會有考試。因為是乩身他一言一行都代表神尊,因此時時刻刻都被神尊嚴苛的監督著,要比一般人要遭受更多更嚴格的考驗。

這一世考得過就直接回天繳旨,考不過(或當個逃兵)的話,下一世就要再來一次,再一次當人做乩身,考驗會一次比一次更嚴苛,路會更難走。所以,帝君曾經跟我們說過:『面臨神尊所給的考驗,為什麼不一次就讓它過關呢?過關了這一個考題就不會再出現了。過不了關,同樣的考驗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,並且一次比一次更嚴重。』

以上解釋,都是地母與帝君在辦事時,所給的乩身、天命的解釋,QQ整理出來的。

 

但非每一個乩身都要坐在神桌前辦事,有一種乩身,地母稱其為:『自我修行者』,他們的體,會讓師父或主神降駕起乩訓體,每次靜坐之時,都會靈動、體訓。但是卻不能辦事,是因為沒有接到辦事的旨令。若是接到了某些訊息,卻透露給當事人知道,就是洩露天機,是很嚴重的事。當乩身另一個苦,就是接到了某個人未來會發生的事,祂讓你看到了,卻不能跟當事人明說,最多只能叮嚀對方凡事小心,當事情真的發生,乩身卻無力幫忙,這種眼看著事情發生卻無能為力的狀況,往往會令他們很自責,無力感很重。

而新乩最容易發生的事,又是乩身一項煩惱,就是當這個乩身開始接受神尊訓體之初,無論是上班,吃飯,走路在平常的生活中,常常不由自主的靈動,神尊說來就來,搞得日常生活都受到影響,這一點,曾聽地母指點新乩時說過:『乩身要適應神尊,神尊也要適應乩身的體啊!神尊很久沒有使用過身體了,乩身願意讓神尊訓練,神尊會很高興很好奇,會常常想來試試看,所以才會常常下來,你要學習和你的師父溝通,跟祂說你正在上班(或正在做甚麼),現在不方便,等我下班幾點的時候,祢再來,不然,如果你在開車祂也來,這樣很危險,所以要溝通。』

這點曾聽一位乩身師兄說過,有時氣到會罵出三字經,這又萬萬不可為,造口業已經不恰當了,更何況是怒罵神尊,罪過更大。

乩身也是人,在沒有起駕時,也要上班,吃飯,洗澡,睡覺,可往往有些信眾會無形當中把乩身跟神尊畫上等號,看到乩身就認為他是神尊了,這是一種移情作用,也不能怪信眾多情,就是警惕著乩身本身的一言一語都代表著自己的主神與師父,言行舉止不可不慎。

說到睡覺,那真的就是令乩身哭笑不得的事了,我們一般人晚上睡覺,若是一夜多夢,第二天醒來,都會覺得似乎沒睡飽,很疲累的感覺。乩身可以說是沒有睡眠品質可言,最常聽到阿貴師姐的描述,平常日,清晨三點就會被地母morning call,一直呼叫阿貴師姐起床,直到她清醒為止,若是叫不醒就直接在夢中訓乩了。到了大型活動之前,例如,中元普渡、回鑾等等,更是每晚有要學習的步伐或舞步,聽阿貴師姐說過,地母在夢中會先跳一次給她看,每次看到新的舞步都覺得地母跳得好漂亮,但是心裡打個問號,這個我怎麼可能會跳?乩身的白天要工作,晚上元靈還要上課,這種滋味,沒有親身體驗,不知道怎麼形容。應該很累吧!

寫了這麼多,都是地母與帝君辦事時,給乩身師兄師姐們開解,QQ在一旁聽到記錄下來,或是從乩身師兄師姐那裡聽來的經驗,這些並不是全部,只是聽到的一小部分。

為何要寫出來?只因很多人對乩身存疑或誤解,甚至認為是人在演戲。這條修行的道路,異常的辛苦,一般人是不可能體會的,這麼辛苦的事,給你做你要不要?能不能接受這些不便和種種考驗(一個接著一個)?如果是假的,是演戲的,神尊可能容許嗎?老天會縱容嗎?

聽過很多宮廟發生大火吧!神尊金身絲毫不損(例如98年忠貞市場旁龍江路的萬靈宮土地公廟,就發生青少年縱火,廟的牆垣與屋頂毀損,土地爺爺金身毫髮無損),就是神蹟的展現。若是一把火燒個精光,恐怕就是此廟堂宮寺之人借神尊之名行不義之事,天譴所致。

然而歸寧宮也曾經歷祝融,宮對面鄰居點瓦斯桶自殺,氣爆時,阿貴師姐坐在電腦前,面對著窗戶,只有三、四公尺的距離,卻只有震破一小片玻璃,整條巷子的石棉屋頂燒個只剩下鋼樑,鄰居窗戶都震破了,現在好像是廢墟一般,歸寧宮只有一樓一面落地門玻璃裂一點點,其他完全無恙,當時辦案的警察看到,直呼「不可思議,有拜有保佑喔!」這不就是神蹟的展現嗎?假設換成一般家庭遇到此種狀況,那電腦桌前的玻璃窗,氣爆的威力早就讓玻璃震裂往阿貴師姐的臉飛散過去了,若不是歸寧宮地母與眾神明顯神威護佑著整間房子,人也不可能毫髮無損。(詳情請看:氣爆火災見證神蹟)

地母曾教誨:『對任何事都要心存感恩,我們所做的事,對得起天、地、良心,我們所做的事,只要對天負責就好,別管別人怎麼說,我們行得正,不怕別人說,別人說的越難聽,我們宮就會越好。』

 

文末也以此句,勉勵各位師兄師姐(可運用在日常生活中遭受閒言閒語時),大家加油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50
人次瀏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