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有沉香,何懼浮世

(網路好文刺蝟大德分享)

心有沉香,何懼浮世

一直想做一個安分守己的人,安靜而不失優雅。
猶如蓮花,悄無聲息,只在風裡短歌微吟,只在雨裡輕柔起舞。
冬去春來,余香幽遠,安然無恙。
原本以為世事驚擾不了的只是參禪悟佛的修行僧們的本性,
哪知還有被歲月精心打磨過,
雋永動人心弦而無人知曉的那些泛微光的沉香。

“我喜歡你寂靜的時候,就好像消失了一樣。”
甜愛路的一首外國短詩,安安靜靜,但卻惆悵地泛著淺傷。
雪小禪說,每個人心裡面都有一頭小野獸。
你睡去,它安靜;你醒來,它躁動。
馴服那頭小野獸,讓它安分守己,實屬不易。

一顆尚年輕喧囂的心,又如何懂得,世事虛幻,心境滄桑之後,
應該有一絲透骨的清醒,一點決絕的意念。

乾乾淨淨,不拖泥帶水。

花池中傲然挺立,儼然一副與世隔絕的姿態,至柔中的至剛,
在風華中緘默不語,但至少有一種烈性的美,動魄驚心。

錦蓮浮處水粼粼,風外香生抹底塵。
荷葉荷裙相映色,聞歌不見採蓮人。

心有沉香的人,也才敢這麼敞敞亮亮地丟掉喧囂浮誇,
因時光流動的磨礪而把青春年華收起埋藏,
如消失在萬里荷塘的採蓮人,只讓人知曉曼妙歌聲,
自己卻隱蔽在歲月深處靜看春花綻放,山水綠開。

聽一曲《二泉映月》,感知阿炳淒慘但卻照亮世人心靈的一生。
有悲傷,但更多的是感恩。他悲天,但他更憫人。
嘗盡世間苦難,對自己的遭遇始終保持樂觀,
不怨天尤人,亦不消極墮落。
低眉順眼之間,眾生的苦,他已了然。
而後,以自己做燭,燃燒自身供眾生看見生之去路,
當所有的苦碎為微塵之後,
最後留一曲《二泉映月》如舍利,燒劫成灰。

日本音樂指揮家小澤征爾聽完《二泉映月》
情不自禁地潸然淚下,
他說,
這曲子得跪著聽。即使人間再有恨,阿炳亦是一步步擊壤過,
親身見證人間艱難。

誠然,生活給了我們太多的不可預知。
抑或苦難,抑或歡喜,心有沉香的人不埋天怨地,
縱然痛到深處,也不哭天搶地,
只是細細咀嚼這看似承受不起的苦難,然後于滾滾年華里,
保持一種靜默地姿態,
感恩這些叫人歡喜叫人疼的真真切切滑過自己生命裡的時光。

親愛的,外面沒有別人,只有自己。
翻山越嶺,漂洋過海,
千里迢迢地遠足跋涉也只想遇見那個未知的自己。
然後正視自己,剖析自己,
提醒自己不要被外面紛繁複雜的表像所迷惑。

有感悟在此:我們反求諸己,修心,正心,養心,才能有好的心態。
人生旅途看起來繁雜紛遝,置身其中才知那是獨來獨往的終身體驗,
沿途的浮光掠影,何嘗不是為了成就我們或豐饒或貧瘠的內在?

白岩松說,一個人的戰爭註定單槍匹馬。
那麼豐富內在,調整心態,在劫難中依舊可以乘風破浪,
直掛雲帆,橫渡滄海。

莊周夢蝶,醒來自問:
“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與,蝴蝶之夢為周與?”
生命來無影去無蹤,無法臆測也難以捉摸。

無論身處力爭上游的快跑階段,
或是看盡千山萬水絢麗歸於平淡的躊躇關頭,
面臨其中的悲歡離合和喜怒哀樂,唯有抱持關照內心並惜福感恩的心態,
一切的真相才會自動還原水落石出。

世事嘈雜,尋一僻靜處潛心拜讀周國平的《安靜的位置》,感觸頗多。
他講,
每一個人都是一個宇宙,每一個人都應該有一個自足的精神世界。
這是一個安全的場所,其中珍藏著你最珍貴的寶物,
任何災禍都不能侵犯它。心有沉香,何懼浮世。
大概就是這種超凡脫俗的境界吧。

萬籟俱寂處,是真的萬物寡言。
他們說,從來,越是超越眾生的精神,就會越深藏不露而難以捉摸。
這大抵是心有沉香的奧秘所在吧。腹有詩書氣自華。
這是一種極簡單的外在表現形式,細細探究,
應該有由裡而外的細微芳香吧。
不去觸碰,不去驚擾,就當做自然而然就好。

世人多半外面浮躁,內心寂寞。
於是大多數人選擇向虛空織一場繁華。
在戲裡,一切都是斑斕的,目迷五色,豐盈瑰麗,
不知此身何在,今夕何夕。猶如莊周夢蝶,終日惶惶不安。

心有沉香,何懼浮世。
儘管韶華傾覆,黃昏枯涼,
我們也不要有面向青春末路的倉皇。
彼時境遇裡,看葉落,看花敗,看雲散,
把自己當做一個平凡的過客,在生命的長河裡,
帶上一種心情,然後風裡雨裡微微一笑安靜地穿行,
只願歲月靜好,現世安穩,這樣足矣。

(看文的同時..自心要有所悟)

1
人次瀏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