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與兒子的修行路

101/02/17()

每個星期五晚上都會看到鄭師兄帶著媽媽來歸寧宮,上星期日(02/12)聽到鄭媽媽跟地母至尊謝謝,謝謝地母讓她的心臟不會痛了,因此今晚看到鄭媽媽就請問她可否讓QQ訪問?將她的故事寫出來跟大家分享,鄭媽媽笑得很靦腆但也爽快的答應:「好啊!」

以下是鄭媽媽與鄭師兄如何跟歸寧宮結緣的故事:

我從小就非常好命,因為我是妹妹生給姊姊做女兒,所以我有兩個爸爸媽媽,從小給外婆帶大,兩邊的爸爸媽媽都很疼我,我算是他們的掌上明珠,從小都沒吃過一點苦。

到了適婚年齡又嫁給在開小型紡織廠的先生,夫妻感情和睦,生了五個小孩,直到我30歲卻生了一場大病(小兒子鄭師兄5),當時榮總的醫生宣布我沒有救了,我二伯聽朋友介紹到龜山鄉主神是玄天上帝的「北靈宮」去求玄天上帝救命,帝爺公很靈驗,賜我天方連喝49天,將我的命救回來了,雖然命是救回來,但是卻開始洗腎,民國70幾年沒有健保,洗一次腎要花六千元,每三天洗一次,沒有血漿也要自費去買血,幸好我先生的工廠生意很穩定,加上我娘家也幫我很多,我們家才沒有被我一個星期就要花一萬多元的洗腎費用給拖垮,真的很感恩帝爺公的救命之恩,與我的親人跟我的先生對我不離不棄,我才能安心養病。因為帝爺公救了我的命,這一個因緣讓我們全家族與二伯一家人都成為帝爺公忠實的信徒。

我的體力漸漸恢復之後,帝爺公指示我要跟著宮裡的師兄師姐開始接受「訓桃鑾」(由神明降駕在桃枝筆上,在舖滿細砂的神桌上寫字,回答信徒問題的一種古早的辦事方式,手扶桃枝筆的兩位師兄師姐稱之為:鑾生,記錄神明開示之語的人稱之為:筆生,看神明寫在桌上的沙子字形向信徒解釋翻譯的人稱之為:桌頭),何時開始吃素,何時要睡在宮裡我跟著一群師兄師姐開始接受帝爺公的訓練,就這樣開始我當福德正神鑾生服務信眾的生涯,直到北靈宮擴大建新宮,由財團接手之後,我們這一群老一輩的鑾生、筆生、桌頭等師兄師姐們就退休下來不能再服務信眾了。(扶鑾問事停辦,改由開課講道的方式教育信眾)


或許是洗腎洗了三十多年,我的心臟也出了問題常常心悸,尤其是洗腎的時候,心臟更是痛的非常難受,有一次還痛到救護車送我到醫院掛急診。

我小兒子也在一次送貨到台北時,遇到一位師姐跟他說:『你的身上背著一個令旗,你要開始修行了。』當我兒子跟我說的時候,我想起帝爺公曾經跟我說過,我的下一代會有一位當乩身,但是因為那一位師姐是用走靈山靈宮的方式在帶人,我覺得不妥當,所以也就沒有答應讓我兒子跟著她修行。

一直到民國100年的夏天,我兒子跟我說,他的身體狀況越來越不舒服,感覺神明一直要進來,他擋不了,問我女兒歸寧宮在哪裡?他要去一趟。(我的女兒的婆婆張師姐是在歸寧宮服務)當來歸寧宮的路上,我兒子一邊開車一邊不由自主的一直哭,我請帝爺公行行好,讓我兒子心情穩定一點,能平安的開車到達歸寧宮,我兒子才停止哭泣,平安的將我們載到歸寧宮。

到了宮裡,帝君還沒開始辦事,宮主看我兒子的狀況很難過,就要我兒子先靜坐,沒想到我兒子靜坐一下子就跳起來了,師兄師姐連忙來護持,我兒子退下來之後,帝君的乩身接著起駕開始辦事,帝君告訴我們,我兒子是玄天上帝的乩身,祂要開始訓乩了,要我兒子每個星期五來宮裡接受操練。

地母跟我們說過,只要我兒子開始接受玄天上帝的訓乩,開始修行,做得好,我們一家人的問題都會得到改善,還說這就是「一人得道,雞犬昇天」,因此我跟我兒子就乖乖的每個星期五晚上都來宮裡接受操練。

讓我覺得很神奇的是,去年跟著地母回鑾,我兒子在起駕的時候,竟然能在受天宮時走在燃放的鞭炮陣中,帝爺公顯神威讓我兒子毫髮無傷,不只是玄天上帝,歸寧宮的每一個乩身也都在起駕的時候往鞭炮陣裡衝,也沒有一個受傷,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。(其實當時看到很擔心呢)


到現在半年多了,原本我的心臟在洗腎的時候都會心悸或疼痛,來了歸寧宮之後,身體漸漸改善,洗腎的時候心臟已經不會痛了,或許是因為我都準時回診檢查,乖乖的吃藥,而且從剛開始的一天吃三次藥,到現在一天只要吃一次藥,我相信這都是玄天上帝與歸寧宮的地母跟眾神明有在保佑我的身體,你看,我像是洗腎30多年的人嗎?

這30幾年跟著神明修行讓我有幾個感想:「第一,我的身體是玄天上帝救的,因而讓我從一個不拿香的鐵齒的人,有機會當神明的鑾生來服務信眾。第二,我很虔誠很專一,不會亂跑宮廟,不亂求神明,不會隨便許願。和玄天上帝的緣一結就30多年,鑾生退休下來,又因為兒子而跟歸寧宮地母與帝君結緣。我想這就是我的福報,我一直遵照著神明的指示在做,一做30多年,若不是這樣一個長期洗腎的身體怎麼能撐到現在呢?所以如果有機緣和神明結緣,就要珍惜,就要乖乖聽話,一直做我們才能累積福報啊!」


 

1
人次瀏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