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母救了我爸爸

歸寧宮地母施展大法拍到的法輪照片(非此事主救命大法照片)

108-12-30地母救了我爸爸       分享者:高師姐

我的爸爸是一位糖尿病與洗腎病患,長期有背痛的狀況,在108年11月9日下午忽然感到身體不適,我們緊急連絡119救護車將爸爸送至附近的醫院,該醫院檢查診斷後表示,目前檢查報告顯示恐有生命危險建議轉診至長庚醫學中心。

到了長庚醫院後,陸續安排做各項檢查與辦理住院,待爸爸的身體狀況穩定後,安排心臟內科醫生進行風險較低的心臟支架手術,但在要進行手術時,忽然接到弟弟電話通知,說爸爸因為心臟的三條血管都已經有90%以上的堵塞,無法進行心臟支架手術,必須另外安排心臟外科醫生做心臟冠狀動脈繞道手術,並取右腳一部分的靜脈來接,醫生還提到不排除會有截肢的風險,我們不捨爸爸遭受此風險,尋求是否有其他方式能降低風險,但經評估後還是決定聽從醫生的建議安排進行開刀,期間我們已做好心理準備,也鼓勵爸爸要加油,手術一定會順利成功。

   到了開刀當天爸爸一大早八點進入手術房,手術過程整整12個小時,直到晚上八點多才送到加護病房,醫生解釋說爸爸有糖尿病的關係腳部循環不好,取了左右兩腳的靜脈當血管來接通心臟,但開刀的過程中血壓越來越低,當下心臟慢慢無跳動情況,緊急安裝葉克膜支撐心臟功能,不排除之後會有腦中風或大量出血的狀況,現在需要靠爸爸的意志力去維持心臟的功能。我們聽到的當下都嚇傻了,看到爸爸全身插滿管子,又因為安裝葉克膜的關係手腳都被綁著,心裡真的百般不捨,任何自費的藥物只要能減輕爸爸疼痛、能趕快好起來的就都使用。

隔天醫生來巡視說爸爸的心臟功能尚待恢復,安排做腦部核磁共振斷層掃描以及心導管顯影手術,報告顯示狀況良好,爸爸也漸漸恢復意識能夠點頭與搖頭了,我們認為爸爸會一天比一天好轉起來。但在開刀後第3天,弟弟告知醫生說爸爸恢復的狀況越來越差,心臟功能也未能自主跳動,又因為安裝葉克膜的關係,導致肺部積水且有可能傷及腦部或腸胃,目前葉克膜也無法脫離,情況相當不樂觀。瞬間我的腦中一片空白,眼淚不停的流…。我先生聽二哥的意見,建議我去歸寧宮走一趟,當下馬上請先生的姊姊詢問QQ師姐,當日下午是否有在歸寧宮?姐姐回我說我很幸運,平時QQ師姐都是早上去宮裡,今日卻是下午才去,要我13:30後過去,此時心裡想著感謝 地母。

到了歸寧宮跟QQ師姐說爸爸現在身體的狀況,QQ師姐要我把爸爸的生辰八字與醫院病床號碼…等,都寫在紅紙上並跟 地母擲杯拿了三天份的秣草和符令(壓爐金紙),要我禮拜五辦聖事的時候再來一趟,我內心的焦慮難過全寫在臉上,QQ師姐把 地母救過她媽媽的例子告訴我說 阿母會幫助我的,就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似的,我趕緊處理符令與秣草帶去醫院給爸爸擦拭,我在爸爸耳邊說:「地母會保佑你的,你一定會好起來的,要勇敢撐過去。」

   開刀後5天也是禮拜五,醫生說爸爸的情況非常不樂觀,只有10%的機會能活下來,需要緊急進行第二次手術將肺部積血清除,手術後雖然肺部血塊有進行清創,但胃部有出血的現象且也有血便,醫生表示若是器官壞死,90%會死亡,還有葉克膜也未能拆除,安裝太久會有感染的問題。看著爸爸緊閉的雙眼,痛苦的表情,讓我更加傷心難過。

晚上到歸寧宮報名問事,跟 地母稟報爸爸的狀況, 地母只問我說要救人嗎? 我堅定的回答:是!之後宮裡所有師兄姐便遵照 地母的指示開始準備各式各樣的物品要舉辦救命大法,過程中我緊張極了,雙手雙腳不停地顫抖著,深怕一不小心爸爸就會被帶走了,大法儀式中 地母交代一些站位置的師兄姐要跪著完成任務,我們看了非常不忍也感動不已,大法在凌晨四點順利完成,接著 地母跟我說爸爸三天之後就會好轉,三天後再過來,真的十分感謝 地母以及歸寧宮眾師兄師姐的幫忙,這天也終於稍微能心安的睡覺。

   開刀後第7天(禮拜日),果真爸爸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轉,而今天正是歸寧宮12週年宮慶,買了素果前去宮裡, 地母指示我們在宮慶儀式後要求取 三清道祖的敬茶給爸爸擦拭嘴唇用時,忽然接到電話說,爸爸目前恢復的情況不錯,可以把葉克膜拆除掉,但機率是50%能順利拆除,另外50%會有風險無法移除,要再動手術安裝回去,但這樣對爸爸的身體狀況非常不好,也會有死亡的風險,要我們決定今天是否拆除? 這真是個痛苦又困難的抉擇,不知如何是好,當下QQ師姐建議說可以擲杯詢問 地母,隨後我跟 地母稟報今天是否要拆除?阿貴師姐和小葉師姐聽聞後說重大的事情要9個聖杯,我第一杯得到聖杯,第2、3次是笑杯、第4次是聖杯,第5次變無杯,我很疑惑的,詢問師姐們,師姐說放心 地母會保佑你爸爸的,當初 地母說三天那就是禮拜一再拆除葉克膜呀!在得到答案後,我前往醫院與家人討論後決定向醫生說我們要禮拜一再拆除,但這時醫生跟我們說沒有辦法,因為禮拜一他很忙且沒有病床和手術室,今天爸爸的狀況不錯是最適合的,我再一次拜託醫生能否明天禮拜一再拆除?醫生告訴我說真的沒有辦法,當下我的心都要碎了,無奈卻也不得不妥協,弟弟簽了同意書,我紅著眼眶跟爸爸說待會就要拆葉克膜,要加油忍耐再撐一會就會好起來的。

不久後爸爸就進手術室了,我們全家人都在加護病房外守著,並唸經迴向給爸爸,內心非常心驚膽跳,深怕有個什麼萬一,過沒多久護理人員廣播要我們進去,醫生說爸爸一開始超音波檢查心臟都沒有任何問題,但在上局部麻醉藥後,忽然出現心律不整的狀況,經過評估後決定不拆了,醫生搖頭說他只能拜託其他同事明天再幫忙拆除了,我心裡想是 地母來幫忙了嗎?

   開刀後第8天也是法會的第3天,一早,我跟QQ師姐說昨天發生的情形,QQ師姐說一定是 地母在幫忙阻擋,要我好好放心,我跪在 地母面前,誠心的唸 地母經,迴向給爸爸,祈求 地母能夠幫爸爸脫離險境,早日出院。

接著到醫院後,詢問護理人員今日是哪位醫生安排拆除葉克膜手術,一位醫生過來跟我說非常奇怪地,昨日進手術房只用了輕微的麻藥,爸爸便開始心律不整,但是出來後到現在心律卻都很穩定,他覺得十分奇怪,還重複提及三次很奇怪。後來爸爸又進手術室拆除葉克膜,我們持續唸經迴向給爸爸,2小時後醫生出來跟我們說葉克膜順利拆除,未來1、2天是關鍵,要我們好好跟爸爸加油鼓勵,我想這冥冥之中都是 地母一直保佑著爸爸。

   開刀後第10天,醫生評估爸爸可以拔掉呼吸器,改用氧氣罩,我們鬆了一口氣,爸爸終於可以跟我們講話,慢慢地一步一步復原, 地母還有開示,要用○葉和○葉子煮的茶【註】給爸爸沾嘴唇,並且按壓爸爸的手腕、耳後、胸口、腳底的穴道,讓爸爸快點好起來。(【註】地母開的藥方因人而異因此不能明說)

   開刀後第14天,醫生說爸爸血液的含氧量太低還有細菌感染,也沒有能夠好好配合拍痰所以又重新插管回去,在插管抽痰的過程,看著爸爸痛苦的神情,真的萬般不捨,醫生建議我們做氣切的手術,比較好抽痰也比較不會細菌感染,詢問爸爸的意見,爸爸說聽從醫生指示。當日晚上到歸寧宮報名問事時我再請示 地母,我父親是否可以做氣切手術? 地母說氣切對爸爸不太好,怕又有傷口感染問題,不要動手術,持續○葉和○葉子煮的茶給爸爸沾嘴唇,說一定會慢慢康復的,要有耐心還要一個半月的時間才會出院喔!

   開刀後第18天,醫生仍然一直建議我們作氣切手術,也提到爸爸要順利拔掉氣管的機會微乎其微,若拔掉後發生什麼意外可能就搶救不回來了,我又再次請示 地母, 地母還是告訴我不能作氣切,於是我就非常堅定的跟醫生與家人說不要讓爸爸做氣切,而我一直鼓勵爸爸一定要再忍耐,配合拍痰與抽痰,這樣才能夠順利拔掉管子,只要在撐一下子,就快要好起來了。

   開刀後第20天,呼吸治療師說爸爸能自主呼吸8成以上,進步很多,我持續鼓勵爸爸若拔管後要用自己的力量咳出痰來,爸爸也點頭答應,2天後爸爸竟然真的順利拔管成功,咳痰的狀況也越來越好,呼吸治療師訓練爸爸吸氣、吐氣等肺部擴張訓練,爸爸也都能全力配合,恢復狀況良好,好在當初有聽 地母的話,再次謝謝 阿母保佑。

   開刀後第25天,爸爸身體持續好轉,從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,全家人欣喜若狂,接著身上的管線也一條一條地拔除,也持續復健。

   開刀後第44天,爸爸終於從長庚醫院出院了(果真如 地母所說1個半月出院)。出院後,爸爸表示一定要親自到歸寧宮謝謝 地母。我們全家人也陪著爸爸到歸寧宮跟 地母謝恩,並感謝歸寧宮師兄師姐們的幫忙與鼓勵。

   我真的很感謝 地母救了我的爸爸,從原本醫生說只剩下10%的存活率,在短短1個半月爸爸就已經康復且恢復到先前的體力,出院時醫生還跟護理長說真的是不可思議,非常的幸運。在此感謝負責照護爸爸的長庚醫院醫療團隊,更要謝謝媽媽與弟弟及姐姐一路上對爸爸無微不至的照顧之外,還要感謝歸寧宮眾多師兄、師姐們給予的關懷問候、幫忙與協助,讓我由衷的感激,自己能與歸寧宮結此殊勝之善緣,而 地母宛如慈祥的母親一般,在遭遇到多大的困難時總能去除我內心的不安與疑惑,指引著我前進的方向,由衷的歡迎大家來歸寧宮結善緣。

   感恩 地母。

85
人次瀏覽